发卡卡的莲藕排骨汤🥄

没有妻的宠妻狂魔。高三党 看心情写文

一片印满了广告的塑料垫板+同学的杂牌子颜料画笔+我的才华=👇🏻
👌🏻

深夜来zqsg一下
我一直都不是一个擅长写东西的人,从小到大语文考试最薄弱的地方就是作文,而且我的性格特别浮躁,很难静下来心来去想想怎么写东西能写好,或者说根本就很难静下心来写东西。但是我又喜欢胡思乱想,想到点什么了就想要表达出来,脑洞一时爽,但都是写着写着就写不下去了。一看到因为我写文关注了我的小可爱们,觉得不写文对不起你们,写文自己又抽筋拔骨得难受,随便写写我自己又看不下去。就 很丧了。

我终于写文了 可喜可贺
还没写完😂
emmm……会有人想看这种题材的嘛……

想拜写文好的神仙大佬为师…

谁也不是当事人怎么一个个儿的都搞得像自己多么了解内情一样。大半夜的气到过呼吸。日常默念莫生气。

莫生气
总选就像一场戏 因为爱她才相聚
谁家粉丝都不易 为何还要互相气
为了黑酸发脾气 回头想想又何必
别家生气我不气 气出病来无人替
我若生气黑如意 况且集资需精力
对家下家不要比 丝芭琐事由他去
辛苦投票得第一 黑酸气死在原地


emmm……我会尽快写文的 真的🌚

久在樊笼里

我们因为相信她们之间的感情所以守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无论在什么时候。

【卡黄】你看到我的猫了吗?[01]

  从前有个国家叫做佳酿国,佳酿国名副其实是一个出产名酒的地方,因此也聚集了一群爱酒之人,爱酒之人,也称酒鬼。


  在这佳酿国,有个独特的风景,一个疯癫道人每月初三都会坐在最繁华的酒楼前,摆上百碗酒,逢人便问:“你看到我的猫了吗?纯黑的毛色,大眼睛,像个姑娘一样漂亮。”一直问到这百碗酒喝尽,才晃晃悠悠地消失在夜色中。没有人知道这个道人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只知道那只猫很重要。哪有人说猫像姑娘的,这可不是疯子嘛。不过偏还有不少人回答这个问题,不为别的,就为这个道人也是个样貌出众的姑娘。


  据说这个道姑道号弃尘,这是从前在酒楼赊账时留下的名,要讲她和她的猫,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弃尘本名黄婷婷,江南人士,生于金陵的一个富商之家。可就在她五岁那年,旱灾蝗灾接踵而至,庄稼颗粒无收。本是繁华的金陵一年间便哀鸿遍野,街边经常会出现饿得只剩一副骨架子的尸体。黄婷婷的父母逃难时是等她睡下后瞒着她悄悄走的,为了节省粮食,他们只带走了年幼的弟弟。黄婷婷是个懂事的孩子,她知道父母带着自己是个累赘,不哭也不闹地离开了空荡荡的黄府。她看到街边饿死的骨架,闻到尸体腐臭的味道,听到饥饿的孩子刺破心扉的哭声。她迈着小小的步伐,凭着记忆摸到小时候父亲经常打猎的山上,准备等待死亡的来临。


  这样,至少比死在街边体面一些吧,她想。


  可是她没有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个破败的道观里,茅草铺旁跪坐了一位闭着眼睛慈眉善目的老人。


  黄婷婷从茅草铺上爬起来,端坐在上面,小心翼翼地问:“爷爷,我是死了吗?”


  “不,孩子,你饿昏在树林里了,是被一个姑娘送过来的。”身旁的老人睁开眼,慢条斯理地回答。


  姑娘?黄婷婷感到很疑惑,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自己哪里认识这样一个姑娘?许是路过的人看她可怜送她过来的吧。没想到这饥荒的档口也有好人啊。


  黄婷婷正思考着的时候,身旁的老爷爷又开口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父母可还在世?可还有家吗?”


  “我叫黄婷婷,父母……已经不在了。也没有家了。”

  毕竟还是个孩子,黄婷婷再坚强,说到这些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难过,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唉,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外面这么乱,下山也是死路一条。你我相遇便是缘,若不嫌弃,你叫我一声道长,便跟着我修习道法吧。这山上有一些野果野菜,想要捱过这场饥荒,是勉强可以的。”


  “道长”黄婷婷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句。


  “好,从今日起,你的道号便叫弃尘吧,取摒弃凡尘往事之意。”


  “弃尘谢过道长”


  看着黄婷婷乖巧听话的样子,道长满意地点了点头。


  山上的日子说无聊也不算无聊,说有趣又实在单调得很。说无聊是因为老道长所修尽是些驱邪捉妖之术,每天反复画符念咒就是黄婷婷的修习内容,可是在这平静的山上连个实战的机会都没有。说有趣是因为黄婷婷结识了一对动物朋友,一只兔子和一只狼崽子,这种奇妙的搭配甚是有趣。兔子洞是黄婷婷采野菜的时候在后山发现的,兔子洞里面有只通体雪白的兔子,黄婷婷得空就去兔子洞前抱着兔子,和兔子聊天。


  “你看你又不会说话,又喜欢被我摸,不如就叫你莫莫吧~”


  “你以后可不能成精哦,道长告诉我,成了精的动物只要捣乱就要被我们杀掉的,我可不想杀掉你。”


  狼崽子是突然有一天出现在兔子洞前的,黄婷婷起初吓了一跳,以为小莫莫被狼吃掉了,抓起棍子就要打。狼崽子则吓得呜呜叫,边叫边扒拉兔子洞洞口。就在黄婷婷的棍子要落下去的时候,莫莫从洞里跳了出来挡在狼崽身前,黄婷婷赶紧停下手上的动作。莫莫蹭了蹭黄婷婷的脚,示意自己没事,转身蹬了狼崽子一脚,狼崽子居然不咬也不气,只低头呜呜地叫着。黄婷婷看呆了。后来时间久了才知道狼崽子是莫莫的朋友,好到可以住在同一个洞里的那种朋友。


  春天树林里树枝上翠绿的嫩芽冒出了头,微风一吹动起来像是在对黄婷婷招手。夏天漫山遍野开满了各种颜色的花,像是在对黄婷婷微笑。秋天的红叶一片一片飘落在黄婷婷的肩膀上,像是在为她翩翩起舞。冬天早囤好了粮食的黄婷婷每天闲下来就只能坐在道观门口赏雪,伸出手任由雪花融化在掌心,凉凉的感觉让人上瘾。


  春去秋来,黄婷婷过着日复一日枯燥但充实的生活。画符,念咒,采野菜,摘野果,找莫莫和狼崽子玩,就这样安安稳稳地在山上长到了十五岁。



实在是太困了,精神都恍惚了,也不知道后面的部分有没有语无伦次……太累了今天就只能写这么多啦,这篇不是长篇哦,我会抓紧把它写完的~

#卡黄

“崽崽崽崽 已经一周啦可以直播啦”
“大世界等一个直播”
“崽 缺卡症了解一下 今天会有新鲜小卡嘛”
跳完公演后刚洗过澡的李艺彤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翻看着口袋房间里小粉丝们的留言。时不时吸一下鼻子。俗话说,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上午还是直逼三十度高温的上海,下午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穿着薄薄短袖的李艺彤措手不及,被流感病毒抓了个正着。
她微微耸动着鼻翼吸了吸鼻子,虽然很累,可是还是不忍心让小粉丝们的期待落空呢…为了不让小粉丝担心,李艺彤确认自己吃了感冒药说话的声音还算正常以后,靠在床头打开了电台。
“Hello~嗨~嗨~等人多一点我再开始说话 哦好了 嗨大家晚上好~今天为什么开这个电台呢 嗯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开然后就开了 直播 直播的话这个再等等吧 因为我今天已经卸妆了 下次吧下次吧……”哒哒哒哒机关枪一样的语速配上元气满满的声音,让人不难想象她眯起眼睛笑的表情,完全听不出感冒的声音。
说着说着感冒药的功效逐渐发挥出来,哒哒哒的语速慢了下来,李艺彤感觉眼皮越来越沉,卷翘的睫毛在眼皮一张一合的作用下轻颤,拿着手机看弹幕的手渐渐无力,疲惫使她不想再去拿起手机,任由手机摔在了床上。可是人在特别困的时候就会失去随机应变的能力,明明随便找个什么其他话题然后结束掉电台就好了,她却只想到上一个话题说了一半还没有说完,突然关掉粉丝会乱想的。
李艺彤原本笔直的坐姿已经变成了半躺不躺的样子,头枕在枕边立着的小恐龙身上,眯着眼睛继续慢慢悠悠地说下去。
“儿子今天怎么说这么慢 好乖”
“儿子是累了吧 心疼 快去休息吧”
“你们没发现声音越来越小了吗……”
“卧槽!崽一会儿不能睡着吧!!”
弹幕疯狂地刷着儿子赶紧睡觉不要再说了,可是手机早就被李艺彤摔到一边了,药效使她越来越困,眼皮越来越重,终于合上了。身体自动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了下去,睡着以后孩子样的李艺彤甚是惹人怜爱,粉扑扑的小脸让人很想戳一戳揉一揉。
可是,现在不是揉脸的时候。
“??儿子这是关了还是没关??”
“我耳机坏了???”
“我这边怎么没声音了???”
“我也……”
“你们仔细听一听是不是有点呼吸声……”
“没有吧 我只听到了耳机里的电流声 来自普通耳机的苦恼”
“好像……有点吧……”
“所以现在有什么办法帮崽关掉么……”
“娜姐今天在中心,一会儿应该会帮崽关掉吧……”
另一边的李艺彤已经进入了梦乡,时不时调整一下舒服的姿势,粉嘟嘟的小嘴偶尔砸一下,让人很想亲亲抱抱。
“阿黄,你就在门口等我吧,我把之前你借给我的那本书拿出来给你”卡黄的关系谁不知道,娜宝不敢让两个小祖宗见面。
“好”黄婷婷明白万丽娜的意思,眼里闪过一丝落寞,垂下眼眸盯着手指,乖乖地站在门边。
万丽娜见黄婷婷的神色心里也很难受,明明那么亲密的两个人啊……轻叹了口气用房卡开了门“发卡我回来……”看到已经蜷成球睡着的李艺彤万丽娜放低了声音,轻轻退到房门外,问黄婷婷:“阿黄,发卡睡着了,要不你和我一起进去找吧,两个人找总会快些”黄婷婷咬了咬唇,点头答应。
那孩子还是很喜欢小黄鸡的被单啊,还是喜欢买各种奇奇怪怪的石头啊,还是喜欢把头埋进被子里啊……黄婷婷在心里自嘲了一下:看吧,黄婷婷,你就是如此在乎她。
万丽娜见她还在原地盯着李艺彤的方向,走到黄婷婷身边轻声说:“我刚刚在桌子上看到了发卡的感冒药,她应该是吃了感冒药就睡着了,这个药虽然副作用大,但是效果好,她不想被别人担心,每次感冒都吃这个。想去看看她就去吧,她现在睡得很熟的。”黄婷婷放下了一切所谓的傲娇,面子,她只想看看从前蹦蹦跳跳围着自己转,不时冒出来一句婷婷桑我喜欢你的那个孩子。因为,我也喜欢你啊,傻叽。
黄婷婷在李艺彤的床边蹲下来,把李艺彤被被子缠住的头解救出来,伸手拂开贴在她脸上的发丝,无意间碰到她耳朵上塞着的耳机,以为她只是听着歌睡着了便帮她摘下来。突然的光亮和脸上痒痒的触感让李艺彤哼唧了几声,迷迷糊糊说了句“娜宝你回来啦”把床边的黄婷婷吓得不轻,自己倒是没事儿人一样翻了个身继续睡。见李艺彤又睡着了,黄婷婷用手摸了摸她的头:“乖,睡吧”
另一边的弹幕直接炸掉了。
“这是谁的声音???”
“我怎么听着像……”
“不是吧????一定是娜宝,我们听错了吧”
“我们也不能全听错了呀……”
“她怎么可能在这里??”
“诶呀你们一直她她她的理解起来不累么,卡黄给在天上飞。”
“不要ky谢谢,那边是不是黄婷婷都不一定,就算是又能代表什么?”
黄婷婷摸着李艺彤软软的发丝,又来了一句:“我好想你”
然后弹幕闭嘴了。
单推因为打脸闭嘴了,卡黄给被突如其来的糖甜到昏厥闭嘴了。
“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想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关系,我真的不知道,以前的你那么吵,我以为有一天可以不再听你吵我一定很开心,可是你突然离开了,再也不理我的时候,我的心就像缺了一块肉一样疼,你还记得之前你问我的话吗,你问我喜不喜欢你,现在的我已经没有机会给你回答了吧,也只有在你睡着的时候才能告诉你,我喜欢你。李艺彤,我喜欢你。”
“卧槽。我是烟花,我下楼去炸一炸冷静一下。”
“不是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有没有黄推来认一认这是不是你们家小偶像”
“是……是的……吧……黄推弱弱举手jpg.”
“这明显就是啊!!还有什么不敢相信的!!卧槽!!虽然我也不敢信!!”
“踢踢和娜娜酱有没有谁关一下这个电台啊啊啊!!再听下去卡黄给会甜到窒息而亡的”
“我是谁,我在哪,我还活着吗”
“你是卡黄给,你在卡黄的表白现场,我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还活着”
“算了算了,大家别听了散了吧,赶紧睡觉去,明天还要去净化热搜呢 苦笑jpg.”
“卧槽,聚聚说得好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想继续听下去,请卡黄继续甜我谢谢。”
表白过后的黄婷婷又摸了摸李艺彤的头,然后起身对万丽娜说:“今天我来过的事情,别告诉她,我说过的,也别告诉她,她喜欢蹬被子,感冒了都不老实,就麻烦娜宝了”说完接过万丽娜递过来的本来说好了要一起找的书离开了322,轻轻带上了门。
站在原地看着黄婷婷就这么走了的万丽娜表示:说好了一起找书然后你跑去另一边谈恋爱让我一个人找书吃狗粮还要帮你照顾生病小女友这什么事儿啊好想捶墙伐开心要络络 不过阿黄真的很伤心啊……其实发卡又何尝不是呢,刚开始疏远阿黄的买几天,她每天都抱着自己哭,说她好想好想自己的婷婷桑……唉,两个人都是对方的傻叽啊。边想边帮李艺彤整理乱糟糟的床,把李艺彤的头放到枕头上,尽管刚放上去李艺彤一个转身又从枕头上掉下来了……帮她掖好被子,尽管她又踢开了……摆好小恐龙,嗯,还是不会动的东西最乖了。然后李艺彤一个伸手把小恐龙捞进怀里……算了算了,爱怎样怎样吧,这么麻烦的小孩也只有黄婷婷能忍了。万式白眼jpg. 然后帮李艺彤收走床上的手机的时候,她顺便按开了想看看时间,然后就看到正在后台运行的口袋48,还有满天飞的卡黄弹幕……
“哇哇还知道她喜欢踢被子拜托娜宝照顾,我的天呐我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谁让我掐一下我试试这是不是真的”
“我刚掐过了,真的。”
阿黄这可不是我说的明早她睡醒了自己知道的不关我事。迅速关掉电台的万丽娜钻进被子里想:作为第一目击者明天一定要躲着叉叉一点。我什么都不知道张雨鑫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乖巧jpg.
另一边回到房间的黄婷婷一夜无眠,满脑子都是自己说的那些话,既害怕,万一她没有睡熟怎么办,也想让她知道自己也喜欢她。
翻来覆纠结到凌晨四点才被困意打败的黄婷婷刚眯了一会儿,就被晓玉摇了起来。
“婷婷!你昨天晚上去干啥了??!”晓玉激动地晃了晃睡梦中的黄婷婷
“嗯……我不是给你说了我要去找娜宝要书嘛”
“然后呢??然后你都干啥了!”
“然后……哎呀哪有什么然后然后我就回来睡觉了,我好困让我再睡一会儿……”黄婷婷挥了挥手打了个哈欠又继续睡。
“哎呦我的祖宗诶,你别睡了!你看看你手机是不是炸了?”
“晓玉你好吵”黄婷婷嘟嘟囔囔说了一句
“对,和发卡一样吵对吧”
“嗯……嗯??”黄婷婷猛地睁眼“啥??”
“你昨晚和发卡说的话,被发卡睡着了没关的电台直播出去了,你看看吧,我去找娜宝朵朵大哥她们商量一下怎么处理这件事。”
黄婷婷只感觉脑子轰地炸开了,按开手机锁屏,晚上黄婷婷的手机通常是静音的,积累了一晚上密密麻麻的消息看得她头痛,本就没休息好的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有人敲门。
“黄婷婷,你在吗。”听不出语气的一句话,是那个孩子的声音。
“进来吧,门没锁。”
李艺彤由于生了病头脑也是混沌的,推开门进去,和黄婷婷对视,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那么看着彼此。
“你”“你”异口同声的一句话,她们还是这么默契。“你先坐下”这句话是黄婷婷说的。“好”李艺彤迷迷糊糊的小脑瓜也不想不想处理这么复杂的事,乖巧地坐在离黄婷婷有一个屋子那么远的距离。看到李艺彤这个样子,黄婷婷的心又疼了一下。
“这件事……”
“我现在不想说这件事,黄婷婷,我好累。”
“我知道,对不起。”
“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所以还是一时冲动对吧,没事儿,随便找个什么理由,喝醉了,或者什么,掩饰过去就好了”李艺彤挤出了一个苦笑。
“你是这样觉得的吗?”
“不然还能怎么办,再上演一场你单恋我的卖cp戏码吗,我真的好累。”
“我喜欢你。李艺彤,我喜欢你。”
“是吗?谢谢喜欢,每天吵着要嫁给我的小姑娘能绕中心几百圈呢。”李艺彤强忍着自己啪嗒啪嗒掉在地板上的眼泪,把头低得越来越低。
小孩子的动作被黄婷婷全看在眼里,她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积攒了许久的眼泪也跟着涌出来:“李艺彤,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这样逃避下去了,你说你还喜欢我,有这么难吗?”
“黄婷婷,曾经的你不也是一样吗?你是我的梦想,可是我发现我没办法靠近你,这么多年了,我好累,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既然你这个梦想我无法拥有,那我只能拼命地去争那个第一名。”
“谁说你无法拥有了?”说着黄婷婷走过去抱住李艺彤耸动的肩膀,把下巴放在她头上“你看,现在你不就拥有了吗”
从心里喜欢的人,一个动作就足以让自己溃不成军。黄婷婷对于李艺彤而言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无论是买了新的小裙子,还是每次站上更高的位置的时候,那种喜悦,不及靠在久违的怀抱里的千分之一。
“说好了,你喜欢我,你是我的,不许反悔。”
“好。”
“婷婷桑?”
“李发卡,我在。”






其实还想写个番外,可是这个周末太忙了,文也写得比较匆忙,对不住各位w